空斓

【唐方】胡为乎来哉?





“看,天上有龙在飞。”方锐一手枕在脑后,一手高指向天。胳膊伸得老长,衬得食指也绷得笔直。

“你丫是不是瞎?”唐昊掀了掀脑袋上顶的大叶子,呸地一声吐出嘴里嚼的草杆,“还是饿傻了?”

“嘿嘿。”方锐故作高深地一笑,隔着叶子拍了拍唐昊的脑门。

“滚。”唐昊一把挥开那只犯贱的手,盯着乌沉沉的天发了会儿呆,忽然用肩膀撞了旁边的人一下,“诶,你没事儿来这破岛上干嘛?”

“夏休期联盟举办的活动啊,怎么,没邀请你?”方锐用一条胳膊支起身子,故作惊诧地瞪大双眼望着唐昊。

唐昊看着他那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就烦。捂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世界邀请赛刚结束那两天,确实收到了联盟发的邀请函,什么五个度假胜地全程直播与粉丝零距离接触,说白了还是拿他们创收,他嫌麻烦就给拒了。结果自己跑出来散心,最后还是撞上了这帮人,早知道还不如当初一起跟着来。

“一帮人闹哄哄的,也不知有什么意思。”唐昊想象了一下全明星集体出现时粉丝疯狂的场面,不由啧了啧舌。

“谁说没意思了?这正是沙滩的魅力所在!沐姐姐的比基尼小唐的大长腿,楚队的波西米亚大长裙,小戴的遮阳草帽麻花辫。阳光下银铃般的笑声,女选手,S曲线,欧派,这些都是联盟的财富,你年纪小你不懂。”方锐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凑到唐昊面前,眼睛闪闪发亮。不知是不是错觉,唐昊觉得他打量自己的视线带着几分怜悯。

“不要把别人想得跟你一样猥琐。”唐昊一把推开快要贴上自己的那张大脸,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这天看着是想下雨。”

“对,台风,今晚登陆。”方锐笑嘻嘻回答。

“那你丫还让我在这陪你看风景?你看看这海滨浴场都没人了!”唐昊气结。

“我也没办法啊,”方锐状似无奈地摊手,“说是今天先上岛来看看情况,结果他们把我丢这儿自己跑了,我身上又没带钱和身份证,不等他们回来接我我今晚住哪?”

“……住我那总行了吧?”唐昊想起自己订的酒店是个双人间,于是心一横,总不能真把他丢在这挨浪头浇吧,“先联系一下你们那边的人,这天气想来他们也不可能这会儿返回来接你。”

“也成。”方锐笑得眼梢弯弯的,伸出沾满沙子的手,“糖糕拉我一把。”

“……我踹你你就会自己起了!”唐昊作势朝方锐屁股飞起一脚,方锐扭腰向旁边一滚,灵巧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不愧是猥琐流。唐昊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拎起地上的外套一把甩到背后。



出了海滨浴场,差不多也到了晚饭时间。俩人找了个酒店附近的大排档吃了顿海鲜——当然是唐昊请的客,散着步往回走权当消食。

“糖糕快看,天上有龙在飞!”冷不丁地,方锐突然咋咋呼呼地叫唤。

唐昊被他逼真的表情骗到,不由自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依然是空气,以及空气。

“我什么都没看到,”也许是饱餐一顿让他的心情不错,突然就懒得跟方锐抬杠了。他把双臂交叉着搭在脑后,仰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今晚月色不错。”

“糖糕同志,我的意思是说——”方锐拉长了音调,一手扶上唐昊的寸头,强迫对方的视线转向自己,“你是个有前途的好选手,好队长,将来一定会飞龙在天,走向人生巅峰。”

由于身高的差距,唐昊需要略低着头才正好对上方锐的视线。他搭在自己后颈的手指是温热的,两人的距离比鼻尖对鼻尖就远了一个指头,方锐的双眼盯着自己,上次见到他这么认真的眼神,好像还是世界邀请赛决赛的时候。

他觉得自己呼吸的频率似乎乱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刚刚搅得他措手不及的家伙早就一路哼着小曲,自顾自走进了他下榻的酒店。

自此,唐昊心中产生了一个疑惑。这疑惑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带队的人一大早专程跑来把方锐接走并且盛情邀请了他加入而他也没拒绝——

方锐到底是来干嘛的?